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鴻蒙趕路:沒有人能熄滅滿天星光

      2020-09-11 09:37 | 作者: 劉哲銘

      在多方斷供與制裁的黑暗中,鴻蒙宛若冒出的星星之火,讓華為堅定繼續前行的勇氣。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圖片來源|被訪者

      不出所料,備受矚目的鴻蒙操作系統成為今天華為開發者大會的焦點。

      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第一個發表主題演講。他公布了鴻蒙的最新進展:9月10日,鴻蒙2.0發布支持大屏、手表、車機的Beta版本;12月華為將發布搭載鴻蒙2.0系統的手機;EMUI 11系統則可直接升級為鴻蒙系統。這意味著,華為將在手機上全面打造自主操作系統。

      “接下來,HarmonyOS將正式開源,開發者將獲得模擬器、SDK包以及IDE工具。”余承東演講到這時臺下掌聲格外密集,“打造一個生態非常難,但是我們的發展速度超出了預期,在180萬開發者的支持下,全球第三大移動應用生態正在破繭而出快速發展。”

      從對外的宣講內容來看,鴻蒙踩上了去年華為開發者大會立下的發展節點,在落地產品中,實現了搭載于手環、手表。不過,出人意料的是,去年的計劃表里其實并沒有手機。在美國制裁不斷升級之下,華為不得不加速“去美國化”。

      自2019年5月以來,華為面臨的處境如今日松山湖陰沉沉的天氣一般。一方面,余承東坦言,因為斷供等制裁,華為芯片目前處于缺貨階段,十分困難,作為華為“三駕馬車”之一的消費者業務部門,如何持續成長抑或生存,是擺在所有華為人面前的必答題。

      在這樣的特殊時期里,華為投入高達上億的鴻蒙承載的不只是“技術預期”。它宛若在多方斷供與制裁的黑暗中,冒出了一些星星之火。

      “目前華為自主研發的鴻蒙系統在體驗方面能夠達到安卓系統的70%~80%。如果未來有一天國內廠商都無法使用安卓系統,那么華為的鴻蒙系統就會替代谷歌生態。”不久前,余承東接受采訪時表示。

      這并不是余承東第一次高調承諾。他還曾對外表示,如果有一天不能使用谷歌安卓系統,那么鴻蒙隨時可以頂上。不過,看似自信的背后還有后半句——“但眼下我們考慮到生態,還是優先使用安卓系統。”

      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

      后半句才道出了問題的關鍵:雖然興奮,但華為也清楚自研開發系統的重重挑戰,不僅是技術還有生態。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也在華為開發者大會上坦言:“生態是一個非常困難的事情,技術本身和生態有數量級之差。它的范圍之廣、領域之多。中國的科技要將根扎下去,未來才會長久。”

      在這場名為“Together”(在一起)的大會里,無論是余承東、王成錄,還是其他四位輪番上陣的高管,始終把“感謝”掛在嘴邊,多少有些呼吁華為生態上下攜手攻堅克難的意味。不過,在充滿外部風險的今天,華為真正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所幸,鴻蒙已讓華為有了繼續前行的勇氣。

      鴻蒙趕路

      2019年8月,鴻蒙這個面向全場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統終于揭開面紗。

      彼時,這款發育僅有三年的年輕操作系統并不被外界看好。普遍看法是,應用是個非常復雜的過程,除了上層開發的APP應用,往下走還需要底層芯片、場景測試等很多的適配。而華為很難在短時間內復制和超越安卓構建的生態,安卓系統依然是華為手機的最優解。

      因此,有人認為,鴻蒙應該先用到to B場景,把垂直領域打通再逐漸往上走,這才是鴻蒙一條更為現實的路。

      但在理智決策的另一面,還有繞不過的現實狀況。華為面臨著來自芯片、操作系統、軟件服務等多方位的斷供危機。2019年,谷歌曾在美國的指令下對華為斷供,禁用GMS(Google Mobile Service,谷歌移動服務),這對于生活在谷歌生態內的用戶來說,帶來很多不便。華為手機在海外的銷售因此受到重大影響。

      華為公司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透露,2019年華為消費者業務海外收入受到的影響,至少在100億美元左右。余承東也曾公開表示,2019年本來預計出貨量是3億臺,但受到美國事件影響,出貨2.4億臺。根據IDC數據,這2.4億臺全球發貨量中有1億臺來自海外市場,占比超過四成。

      而后,華為推出了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華為移動服務),試圖破局。

      “在最惡劣的情況下怎么保證華為的手機還是智能手機呢?至少要讓華為的手機能用華為的應用。”華為消費者業務云服務總裁張平安在華為開發者大會上公布了HMS取得的最新成績,“以前手機就是手機,現在手機分為GMS手機和HMS手機,HMS手機預裝的是華為的應用。”據其介紹,上線不到一個月,華為音樂海外用戶超過4000萬。華為應用市場在全球的日活有4.6億,用AppGallery下載的次數超過2600億次。

      HMS的經歷教會華為在面臨安卓斷供的風險時,要有備選。王成錄評價這場發布會,如果從今后回看鴻蒙的發展歷史,今天算得上是里程碑。

      但著眼全球的華為,也并未將鴻蒙與手機絕對綁定。因為,鴻蒙OS并沒準備好。9月10日發布會推出的全新EMUI 11也佐證了這一點。和谷歌推出了針對IoT的新系統Fuchsia取代安卓類似,鴻蒙主要是為IoT而生。和安卓問世帶來了PC轉向了移動端一樣,鴻蒙問世期待的是走向萬物互聯的世界。

      在開發者大會上,王成錄表示,HarmonyOS 2.0帶來了分布式軟總線、分布式數據管理、分布式安全等分布式能力的全面升級。更重要的,硬件生產廠商更深入到鴻蒙操作系統,目前美的、九陽、老板等企業已經與華為合作共同開發新品,即將推出采用鴻蒙操作系統的家電設備。

      華為消費者業務軟件部總裁王成錄

      某國際著名芯片公司工程師對《中國企業家》坦言,鴻蒙的難點,主要是在推廣上,現在很多人都盯著IoT方向,第三方為什么要用華為的鴻蒙,這是比較關鍵的點。這也是今天為什么王成錄要強調和第三方已經有了合作。華為自己用不算什么,別人用才有更大的意義。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坦言,一個手機公司去建立生態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但如今的華為只能在未知的路徑中,盡量匯聚每一點細小力量。

      芯片斷供

      開場時的余承東信心滿滿,公布了一系列的好成績,坦言在這樣的打擊下,華為還是實現了增長。

      的確,從華為上半年發布的財報來看,2020年上半年并不難過。華為實現銷售收入4540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3.1%,凈利潤率9.2%。其中,運營商業務收入為1596億元人民幣,企業業務收入為363億元人民幣,消費者業務依舊占據大頭,收入為2558億元人民幣。

      但潛在的危機也在逐漸在數字上凸顯。Canalys數據顯示,2020年二季度,華為在歐洲市場銷量環比下降20%,三星位居市場份額第一、蘋果位列第二;華為在印度市場出貨量環比驟減近五成,小米、vivo、三星在該市場處于領先地位,華為未進入前五。

      尚不明朗安卓斷供加上鴻蒙的加速,消費者業務在軟件上面對的困難是長期凸顯的過程,芯片才是華為的燃眉之急。

      余承東在給全體員工的新年信中提出,要堅定打造“自研芯片+鴻蒙OS”新體系。不過,由于美國制裁,華為麒麟系列芯片在9月15日之后無法制造。9月7日,DigTimes報道稱,華為供應鏈傳砍單訊息,華為近期已經通知將修改Mate40出貨量,砍單幅度達30%。

      盡管此前有投資者曾向《中國企業家》表示,華為至少提前備好了一年的芯片庫存,短期內不會受太大影響。華為2019年財報披露的數據也側面印證了這一說法:原材料同比增長65%至585億元,整體存貨同比增長75%至1653億元。

      但倒計時的確已經開始。

      “華為本身在國際上,芯片也算強大,種類也很全,但是世界上任何一家芯片公司,都扛不住整個產業鏈來打擊。”一家芯片公司創始人對《中國企業家》說道,“代工也不給你代工,生產也不給你生產,賣也不賣給你,這怎么弄。”

      1992年,任正非率領公司高管代表團遠赴美國硅谷,訪問了德州儀器、IBM等科技巨頭。而后,他寫道:我們自己的研發方法非常落后。要趕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科技追趕這條路上,華為只能和自己的朋友日夜兼程。正如余承東演講結尾所說:“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每一位開發者,都是華為要匯聚的星星之火。”

      董明珠、劉永好、陳東升等10+企業領袖親授

      學習穿越周期的實戰經驗和商業智慧

      共同應對生存挑戰、打贏關鍵戰役

      9月首站——格力、工業富聯等你加入!

      點擊下圖或掃描圖中二維碼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