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京東方:在沒有出口的高速路上……

      2020-09-10 16:44 | 作者: 劉哲銘,李薇,鄧攀

      在顯示產業從0做到全球第一,倚靠一家企業改變一個行業,京東方就像在一條沒有出口的高速路上疾駛,險象環生,但一往無前。如今,轉型探索物聯網,曾經的經驗、模式還能延續嗎?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李薇

      攝影|鄧攀

      編者按

      大疫當前,百業艱難,但危中有機,唯創新者勝。我們看到,一大批領軍企業迎難而上,為穩住中國經濟基本盤提供了重要支撐,讓中國經濟呈現出強大韌性和蓬勃活力。

      領軍企業何以領軍?關鍵時刻,他們如何在組織、商業模式、技術、市場等方面創新?數字化、智能化浪潮面前,他們如何變革,開辟新的賽道和空間?對行業將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解剖領軍企業,在當下尤其具有現實意義。

      《中國企業家》推出“領軍企業訪談錄”系列報道,希望能以鮮活的案例和深刻的洞見,給廣大企業提供借鑒和思考。今天推出的是第一篇,敬請關注。

      《失控》作者凱文·凱利預測的“屏幕無處不在”的時代,被一家企業勾勒出來。

      跨過五彩斑斕屏幕組成的迎賓大門,一塊110英寸的屏幕不停變幻色彩,眨眼間,茶桌、冰箱門、鋼琴面板都變成了屏幕,隨手拿起旁邊的毛筆,就可以在案臺上的屏幕提寫字畫。大大小小的屏幕嚴絲合縫,呈現在人們視覺中。它們詮釋了京東方從顯示屏到物聯網端口的豐富內涵,也暗示著這家公司的驕傲。

      2020年第一季度,京東方顯示屏的出貨量占到了全球市場規模的24.6%。智能手機液晶顯示屏、平板電腦顯示屏、筆記本電腦顯示屏、顯示器顯示屏、電視顯示屏五大主流產品的市占率,穩居全球第一。這意味著,全球每四個顯示終端,就有一塊顯示屏來自京東方。

      京東方董事長陳炎順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明確表示,在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缺芯少屏”問題中,“少屏”已經徹底解決了。

      而就在十幾年前,面板行業面臨的困境讓下游電視廠商寢食難安。當時,作為全球最大的電視生產和制造基地,中國內地一度因不能自主生產液晶面板,不得不高價從韓國、中國臺灣、日本企業手中采購。

      不過,一路走來,京東方面臨的質疑也不少。從2002年進軍面板行業以來,京東方采用的是通過定向增發等方式快速發展,融資金額高達700億,被稱為一家“用錢燒出來的面板龍頭企業”。

      對此,陳炎順坦言:“沒有資本市場的支持,京東方發展不到今天。”在陳炎順看來,在很多高科技領域,中國資本市場可以發揮很大的資本作用,而京東方的發展就是中國資本市場支持實體產業發展的一個典范。

      由于融資金額之多、規模之大,長期以來,在京東方的發展中,人們將過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對資本市場的借力,但若褪去這層因素,京東方在面板行業中的從0到第一,成為一家市值1800億元的公司,遠不止于借力資本。

      “政府支持,市場化運作。”陳炎順總結了京東方的發展模式,“去一個地方發展,投一條200億的產線至少需要100多億的本金,沒錢怎么辦?我們跟地方政府商量,通過資本市場向當地的資本投資平臺定向增發,拿到資金后,我們再把這部分錢投入到當地去建設企業,去發展。”

      通過這樣的模式,京東方先后在合肥、成都、重慶、福州、北京等地建設了14條產線。

      面板行業是一個充滿“馬太效應”、強者恒強的產業,也是一個技術及產品決定競爭力的行業,更是典型的資本密集型產業。對大多數企業,資本運作只是其進行生產經營活動的前提,真正實現發展,并非僅僅一場資本游戲就可以決定,尤其是對于技術型產業。

      正如陳炎順所說,面板業像一條沒有出口的高速公路,沒有高投入,沒有規?;?,就躋身不到第一陣營。

      處在高額資金投入壓力下十余年,京東方終于在2013年開始實現穩定的規?;?。不過,曾經歷過由CRT(顯像管)到LCD(液晶顯示)等產業升級,使得京東方自誕生起就伴有替代危機。在面板做到全球第一后,這家公司決定告別舒適區。

      “京東方在顯示業務實現全球領先的同時,要找到未來的戰略方向,而物聯網則是一個大的方向。”陳炎順介紹,“2013年,我們開始探尋顯示業務之外的新增長點,2016年正式由一家專注半導體顯示領域的企業,轉型為一家為信息交互和人類健康提供智慧端口產品和服務的物聯網公司。”

      從顯示產業的突圍,到物聯網領域的探索,京東方是如何一步步走過來的?它借助資本飛速擴張,從而成為行業巨頭的故事,還能在物聯網領域延續嗎?

      “買下整個望京”不算成功

      翻開北京地圖,東北角有一地區名為酒仙橋。相傳有一位酒仙過橋時掉入橋下兩簍酒,自此河水泛溢酒香,故名酒仙橋。殊不知,酒仙橋其實是中國電子產業的根基,京東方的前身北京電子管廠,亦坐落于此。

      在顯示領域曾經歷虧損卻依然咬牙堅持,對京東方來說,既是一種使命,又是一種傳承。不過,和騰訊做過尋呼機,聯想賣過電子表、旱冰鞋一樣,京東方也在成立初期迷茫和彷徨過。

      “我們做過終端,包括數碼相機、筆記本電腦,還做過一卡通,也做過網站。坦率地講都不是很成功。”陳炎順回憶,1997年,京東方B股上市后籌到3億多港元,那時北京剛開始規劃望京新城,在一場討論京東方該何去何從的會議上,有人提議做房地產,做工業太難。

      京東方創始人、時任京東方董事長的王東升當時并沒有正面表態,但他講的一段話,讓陳炎順至今記憶猶新:“我們是做工業起家的,如果像京東方這樣一直做工業的企業都轉向做房地產,工業誰來做?中國的工業自動化、現代化怎么實現?”

      王東升于1993年帶領員工自籌650萬元種子基金進行股份制改造,創立了京東方。不過,在公司成立最初的幾年,京東方也經歷了對未來發展戰略方向的探索,最終才堅定地回歸到老本行——前沿技術器件產品。

      陳炎順認為:“工業是京東方立身之本,在選擇未來方向時,行業要有一定延續性。而電子信息行業的整個技術更迭非???,所以在選擇技術戰略的時候,要把握三個方向,一個是技術的前瞻性,一個是市場的規模性,還有一個是繼承性。”

      海外收購技術國內消化

      2003年,120個京東方的種子技術員站在長城上,齊聲宣誓:“學好技術,歸國效力。”隨后,他們動身前往韓國。這一年是京東方歷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年。

      2003年1月,京東方以6000萬美元收購韓國現代顯示株式會社(HYDIS)價值3.8億美元的液晶面板生產線。在聯想并購IBM PC業務之前,這是當時國內科技企業金額最大的一宗海外收購。此后,經過對技術的消化、吸收、再創新,京東方成為當時國內唯一擁有液晶面板核心技術的企業。

      彼時,CRT顯示技術逐漸出現頹勢被平板顯示技術LCD所取代,而三星電子等韓國企業在全球市場上獲得較強話語權。

      “當時,中國內地的高校連半導體、液晶專業都沒有,我們四處‘搜刮’,只能找到學微電子專業的120個人。”陳炎順感慨。當時,國內半導體行業一片空白。這些被派往韓國學習的120名技術人員,在京東方后來的發展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除此之外,京東方內部有一條紅線——將銷售收入的7%用于研發投入。“不管經營好還是不好必須堅持。”陳炎順介紹,“2003年到2011年,京東方處在一個彎道超車的關鍵時期,很多時候經營非常困難,甚至現金流都缺,但這條紅線我們沒碰,這才保證了京東方到現在能擁有領先全球的核心技術。”

      一位曾長期供職于京東方的員工回憶,收購HYDIS后,為了保持企業經營的穩定性,京東方保留了其原有的全部管理團隊和技術人員,同時從國內派駐少數管理人員和大量技術人員去韓國學習,使得BOE HYDIS保持了原有的優勢。

      與此同時,京東方國內第一條產線也正在加速打造。2003年9月,京東方以“銀團貸款+政府投資”的方式,在北京亦莊經濟技術開發區啟動總投資達12.5億美元的第5代TFT-LCD(薄膜晶體管液晶顯示)生產線建設,該生產線于2005年量產,結束了中國內地無自主液晶顯示屏時代。

      “回來以后,一個蘿卜一個坑。”陳炎順表示,一兩年后,這120名技術人員悉數回到新建的產線上。直到今天,這120個人里還有超90%的人員依然供職于京東方。

      陳炎順總結:“我們發展半導體顯示產業是一個什么樣的發展模式?就是海外收購核心技術,引進國內消化吸收,創新發展提高,這樣一條路徑。”

      陳炎順坦言:“沒有資本市場的支持,京東方發展不到今天。”

      這與三星早期發展路徑十分相似。上世紀80年代,韓國政府發布半導體工業扶持計劃,提出將實現國內消費電子產品需求和生產設備的進口替代,并要在國內建立完整的半導體生產鏈。

      2003年9月,京東方再次斥資10.3億港元收購臺灣冠捷26.38%的股份,成為后者第一大股東。與對HYDIS的收購類似,收購后冠捷同樣由其原有管理團隊經營管理。

      至此,京東方左手抓技術提升、擴大生產,右手抓經營銷售,圍繞產業鏈上下游配套發展。這個時期恰逢產業轉折點,LCD大幅調價慢慢取代CRT,成為主流產品。踩在行業升級點的京東方,經過17年的發展,在LCD顯示上,坐上全球頭把交椅。

      資本不歇,駛入高速公路

      京東方選擇踏入面板行業,就意味著就此開啟了飛速擴張。

      兩次收購后,2003年底,京東方資產負債率超過74%,2008年一度達到80%以上,2013年以前,連年虧損已是不爭事實。京東方似乎陷入了“越建越虧,越虧越建”的怪圈。

      為了減輕財務危機,一方面京東方開始尋求定增,游說地方政府,短短四年時間里定向增發募集248億元;另一方面,京東方開始出售所持的一些資產來獲得現金,以解“燃眉之急”。

      而隨著融資水漲船高,一方面京東方的產線不斷擴張,凈資產飛速翻倍,財報顯示,2019年,京東方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已超950億;另一方面,股東收益微乎其微,直到2013年京東方才開始實現穩定的規?;?,2019年,其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0.20元(含稅)。

      不過,京東方并不這么認為。王東升曾總結了顯示行業的生存定律:標準顯示屏價格每36個月會下降50%,若保持價格不變,顯示產品性能必須提升一倍以上。但這一周期正在被縮短。京東方正是根據這條規律所提出的速度要求,不斷提升技術與產品創新力。

      同一時期,試圖進軍面板行業的廠商也不止京東方一家。

      1998年9月,吉林電子集團和中科院長春光機所等單位合資成立吉林彩晶,耗資8400萬美元,但未能突破良率不高的瓶頸,項目夭折;2002年4月,上海廣電集團與日本NEC簽署合作意向書,投資100億元人民幣建設一條5代線,但2008年上海廣電集團因資不抵債而被托管重組,主要的虧損源便是5代線,這條5代線最終以25億元的價格出售給了中航技集團(深圳天馬)。

      這兩個項目的失敗,被業界認為有著相同的原因:均是因為資本未能持續投入導致。

      資本密集是面板產業的最大特征。日本政府早在1979年就資助約16億美元進行光電子技術、材料的基礎研究;三星液晶面板業務從1990年到1997年連虧7年,韓國政府提供了大量貸款和補貼,直到1998年才得以翻身。

      昔日“燒錢王”也終于交出了一份份不錯的盈利成績單。最新的京東方2020年上半年財報顯示,公司半年度營業收入608.67億元,同比增加10.59%,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35億元,同比減少31.95%。

      物聯網時代求變

      2016年,在京東方全球創新伙伴大會上,王東升提出“開放兩端 芯屏氣/器和”。這幾個字開啟了京東方在顯示領域No.1之后的第二級跳。

      陳炎順回顧:“在半導體顯示做到一定程度以后,京東方在整個技術領域開始儲備第二級跳。說白了,‘芯屏氣/器和’和現在軟硬融合、系統整合路線相隨,這個跳躍就是我們向物聯網領域發展,發展人工智能、大數據技術。而人工智能、大數據技術有兩點是離不開的,第一個是智慧顯示終端,第二個就是傳感器件,這兩項恰恰都與京東方相關。”

      在京東方的判斷里,簡單幾個字的融合,卻蘊藏著萬億美元的市場機會。相關預測也不斷驗證著當時的判斷,有調研機構預測,到2025年,全球物聯網市場規模將達11.2萬億美元。

      從京東方的財報看,智慧物聯和智慧醫工已取得進展。京東方財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端口器件業務收入563.69億元,在總體收入中占比為92.61%;智慧物聯業務收入77.93億元,在總體收入中占比12.8%(未剔除內部抵消部分);智慧醫工業務收入7.05億元,占比1.16%。

      “智慧物聯和智慧醫工目前在總營收上的占比較小,因為它們是新事業,但后續增長空間很大。”陳炎順表示,“經過這幾年的布局,京東方在新的事業板塊也取得不錯的成績。”

      目前京東方智慧金融、智慧零售、智慧醫工、智慧辦公等解決方案已開始快速落地。智慧零售解決方案已應用于全球60個國家1.7萬余家門店;智慧交通解決方案服務于中國22個城市的地鐵線路,覆蓋了全國80%以上的高鐵線路。

      在智慧醫工事業方面,京東方推出的心血管疾病管理、糖尿病管理等已應用于家庭、社區、醫院等諸多場景,自主開發的新冠疫情管理平臺通過大數據技術準確掌握個人健康狀況,為流行病分析、防控和預測預警提供支持。

      在外界看來,京東方智慧醫工方向的選擇讓人有些難以理解。陳炎順堅信京東方的選擇。他認為,京東方歷史上不乏類似情況,比如當初在PDP(等離子顯示)、FED(場致發光顯示)和TFT-LCD中,正確地選擇了LCD。

      “在面臨戰略抉擇時,我們把握住兩方面,一個是‘站在月球看地球’的全球視野,就是不止看中國怎么發展,還要看全球怎么發展;第二個是,技術上下看一百年,即之前是怎么樣的,未來怎么樣發展。”

      言下之意,京東方押注的是足夠遠的將來。

      事實上,物聯網這個香餑餑不止吸引了京東方一家的目光。同是從硬件起家的聯想于2019年提出全面發力“3S”智能戰略轉型;2019年末,華為消費者業務負責人余承東在一封新年信中表示:將堅定打造HMS生態,領先智慧全場景,實現戰略轉折性勝利。

      “物聯網市場強手如云,像阿里、騰訊、華為都在向物聯網轉型。所以我們的策略有兩個:第一,轉型聚焦京東方已有的核心技術能力和市場;第二,在核心技術之上,一定是平臺合作,京東方不可能自己把所有的技術做完。”陳炎順解釋。

      陳炎順認為京東方有獨特優勢:“雖然大家覺得硬件產品不賺錢,或者太透明,但物聯網離不開硬件。比如,根據預測,以顯示為代表的物聯網智慧端口數量呈現爆發式增長,預計到2025年,將達700億臺左右。”

      在京東方看來,物聯網的廣闊之處就在于,可以將其多年來積累的顯示、傳感等核心優勢,拓展到不同的細分場景中去,從而實現更大的價值創造,但萬變不離其宗,基礎仍然是顯示和傳感。

      此外,京東方近20年來在各地建設產線的優勢也顯現出來。近期,京東方披露公告稱,擬投資60億元和48億元,用于京東方(成都)智慧系統創新中心、京東方(重慶)智慧系統創新中心項目建設。而建設智慧系統創新中心正是京東方快速打贏物聯網轉型攻堅戰的重要戰略抓手。

      可見,在物聯網領域,京東方有更大的想象空間。不過,它要面對的是更為多元的競爭者和更為激烈的市場競爭。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高歡歡

      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3.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4.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