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內容爆炸,影視新生,這家龍頭企業這樣打開新的賽道|封面故事

      2020-09-07 16:42 | 作者: 李原,李薇,鄧攀

      內容產業在數字經濟催化下極速裂變,直播、短視頻等新文化符號與新文娛消費正在改寫影視行業的發展進程。趙依芳認為,“這是個新的賽道。上一輪浪潮,華策是內容產業龍頭。在新的賽道上,華策同樣會迎來新內容、新消費、新產業的新機遇。”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原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趙依芳終于松了口氣。

      華策影視制作的《以家人之名》熱播,在某網絡平臺取得了20集播放量近20億的成績。這讓身為華策集團創始人、總裁的趙依芳倍感振奮。此前,同樣是華策制作的《下一站幸?!贰稅矍楣?》也接連火爆熱播。

      “我們看到了另一個更大的空間。”趙依芳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說。

      兩年前,從“稅收新規”波衍而來的蝴蝶效應,戳破了影視產業無序膨脹多年的泡沫:資本全面退潮、劇集開機數量驟減、渠道購買價格暴跌、大量從業人員失業,行業進入了寒冬“休眠期”。

      2020年初,剛剛復蘇在望的影視產業又因疫情原因陷入周期停擺,愈發雪上加霜。據統計,僅2020年第一季度,就有超過5000家影視公司注銷或被吊銷資格,這一數量是2019年的近兩倍。

      身處行業龍頭的趙依芳,同樣被焦慮裹挾著。不過,她堅持認為:“好內容一定有更大的市場。行業的發展需要規范,我們持續地輸出好內容,一定會迎來爆發的那一天。”

      但在過去的兩年,“那一天”何時會到來,趙依芳的心里也沒底。疫情反而讓趙依芳更加看清了未來。

      內容產業正極速裂變。短視頻大爆發以及社交電商、直播電商、內容電商的崛起,讓市場對內容制作能力空前渴求。疫情又進一步將“宅”經濟的需求放大,趙依芳清楚地意識到,內容將成為下一代消費產業的核心驅動力量。

      2020年似乎成了一個轉折點。

      在剛剛公布的2020年中報中,華策影視錄得歸母凈利潤盈利約1.47億元,股價不斷回升。與此同時,攜《八佰》熱映的華誼兄弟等影視公司,在近期的資本市場表現中亦分外亮眼,顯示強勁復蘇之勢。

      “現在影視從業者都在看著《八佰》,希望他們能夠取得更好的成績,進一步為行業樹立標桿。”趙依芳說。在她看來,市場是時候重新對影視投以關注了。經過兩年的寒冬洗禮、去偽存真,影視產業已走過了最低潮的時期,在等待破土重生。

      賴以重生的正是趙依芳口中那個“更大的空間”:在消費產業的賦能下,內容被拉著走向前端,以“技術+內容”的全新形態來到臺前。

      不僅自制劇、短視頻、IP劇以長短不同的形態,在不同端平臺和移動場景中無孔不入地滲透;直播帶貨、品牌種草、社區分眾消費、社交電商,所有的新消費形態都在呼喚著來自專業生產者、藝人資源經紀方提供的高質量內容的加持。

      爆發式的需求需要更專業、具備豐富資源的戰略機構做高質量創新生產,這已不是投機者適合參與的游戲。能否適應新變化?經歷了影視寒冬一次次的碰撞、去偽存真,這考驗著從業者的神經,也檢驗著影視公司的成色。

      在巨浪的沖刷中,一眾缺少制作與運營能力的影視公司退出了賽場,而具備核心資源與創作熱情的專業機構開始顯現出爆發力,重新作為“話事人”回到舞臺中心。

      從1992年第一次脫離體制、擁抱市場開始,2020年已是趙依芳創業的第28年。作為“中國電視劇第一股”,今年也是華策影視登陸創業板的第10年。

      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趙依芳談到,隨著數字經濟時代的到來,“戰略重構”成為行業發展的關鍵性問題。直播、短視頻等新文化符號與新文娛消費正在改寫影視行業的發展進程。未來,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向是要打造出能夠進行自我持續成長的內容生態系統,建立良性發展的產業生態圈。

      “對于影視內容創意產業來說,這是個新的賽道。上一輪浪潮,華策是內容產業龍頭。在新的賽道上,只要還是內容為王,華策就會迎來新內容、新消費、新產業的新機遇。”趙依芳表示。

      新人群、新供給、新技術共同醞釀了整個新的消費時代;影視行業也進入了高質量增長的階段。專業影視公司將如何發揮自己的力量?為觀眾生產創新專業的藝術作品,同時在后疫情時期爆發的數字經濟時代,找到進入內容新消費、產業相融合的突破口?

      趙依芳把數字化和內容的融合比喻為“集成創新”效應,需要將原有在空間和時間上分離的知識、文化創意、資源等深度融合,擴大內容生產與傳播的廣度和深度,提升數字內容產品的創意創新能力和變現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