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獲10億美元融資,解決“卡脖子”問題,但這家公司在上市前還面臨這一質疑

      2020-09-07 11:23 | 作者: 李秀芝,米娜

      資本市場總是風云變幻:一度爆火的華大基因,也曾經歷市值大跌。2019年,華大智造在一級市場遇冷,但到了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響下,華大智造又開始被大量資本追捧。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米娜

      攝影|史小兵

      基因測序龍頭華大集團將迎來旗下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9月1日晚間,深圳證監局官網披露了深圳華大智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大智造”)的輔導備案公示文件。公告顯示,華大智造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境內證券交易所上市,現已接受中信證券的輔導。

      若上市順利完成,華大智造將是中國“基因測序設備第一股”。

      華大智造成立于2016年4月,專注于生命科學與醫療健康領域儀器設備、試劑耗材等相關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華大集團稱,目前全球范圍內擁有高深度人全基因組測序技術平臺的代表企業,僅有中國的華大智造和美國的Illumina(因美納)。

      華大智造與上市公司華大基因同屬于華大集團旗下子公司。華大基因被稱為中國“基因測序(服務)第一股”,于2017年在深交所實現A股上市,其股價一度達到261.99元,成為當時僅次于貴州茅臺的A股第二高價股,市值曾突破千億元。

      華大基因也曾經歷市值大跌。截至9月4日下午收盤,華大基因的股價為149.17元,總市值約596億元。2019年,華大智造在一級市場遇冷,但到了2020年,在新冠疫情影響下,華大智造備受資本追捧。

      資本市場總是風云變幻,華大集團創始人汪建對此似乎不以為然。

      “對您而言,未來在基因測序領域,是不是要將華大基因做成全球最大的服務公司,將華大智造做成全球最大的設備公司呢?”

      《中國企業家》曾把這個問題拋給汪建,這位被稱為“基因狂人”的科學家搖了搖頭:“我不是以商業目標為導向。我始終關注的是,能不能給全世界近80億人中間的多少分之一做點事情。我最笨的話,可以服務10%。我強一點,可以服務20%、30%,如果能做到谷歌公司那么大的數據量,就蠻好了。”

       

      從遇冷到火爆

      2019年5月,華大智造宣布完成2億美元A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中信金石(中信證券金石投資)、松禾資本、東證資本等。華大智造這輪融資的融資額和估值或均低于其預期。

      據《財新》報道,A輪融資前,華大智造計劃融資10億美元,并達到330億元(50億美元)的估值。

      華大智造并未公開A輪融資完成后的實際估值。但一家知名基金的創始合伙人向《中國企業家》透露,華大智造A輪融資完成后的估值為40億美元。

      “華大(旗下的項目)每一輪融資的價格都很貴,華大智造也是如此。50億美元的估值在上市公司里都屬于中上等了,何況華大智造還只是一家成立沒幾年的初創公司。你不能老把未來透支,把20年以后(可能發生)的事拿到現在來說,畢竟離20年后還遠著呢。”上述知名基金的創始合伙人吐槽道。

      除去估值偏高的因素,《財新》報道稱,市場對華大智造測序儀銷量的擔憂也影響了此次融資,因采購華大智造測序儀的公司主要是華大基因和“華創系”,即華大內部孵化或外部投資的基因公司。在孵化或投資協議上,華大集團和華創系公司有明確規定,后者必須采購華大的基因測序儀產品及試劑產品。

      華大智造A輪融資時的遇冷境況,在第二年得到明顯改善。

      2020年5月,華大智造官宣了10億美元的B輪融資,據稱是迄今為止中國基因測序領域融資規模最大的單輪融資。官方透露,該輪融資的領投方為IDG資本、CPE(中信產業基金),基石資本、上海國方資本、華興新經濟基金、華泰證券紫金投資跟投,老股東中信證券、松禾資本等機構繼續加碼。

      據投中網報道,實際參與華大智造B輪融資的投資方還包括華蓋資本、國泰君安、鈦信資本、前海長城基金、鼎鋒投資等,投資方總數超過10家。

      “過去這一年,華大智造最大的進步在于銷售渠道的拓展。”一家基因測序公司的CMO向《中國企業家》指出,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大家對華大能否突破Illumina的技術壟斷持懷疑態度。但當華大智造的測序產品陸續面世后,越來越多行業下游的基因測序公司愿意幫助(上游的)華大智造做這種嘗試和努力。

      “畢竟對基因測序公司來說,誰先完成了優質廉價的國產測序儀平臺替換,誰就能抓住在短時間之內銷量暴增的窗口期。而且,如果Illumina再繼續收割下去,可能整個中國的基因測序產業都很難發展起來。”上述CMO說。

      新冠疫情暴發,華大智造的發展進入快車道。

      2020年1月,中國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應急審批通過4家企業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產品。其中,華大智造的超高通量測序儀DNBSEQ-T7(原名為MGISEQ-T7,簡稱T7)獲得國家三類醫療器械許可。

      T7在2019年9月正式交付商用。如果沒有疫情,按照正常速度,它要拿到醫療器械許可證需要更長的時間。而在疫情時期,依托T7的測序能力,華大智造第一時間獲得了病毒的全基因組,這也為后續開發出敏感特異的RT-PCR試劑盒提供了有效依據。

      在疫情期間備受關注的,還有華大集團運營的“火眼”實驗室。據了解,“火眼”實驗室搭載了華大智造高通量自動化病毒核酸提取設備MGISP-960及MGISP-100,可將日檢測能力提升至2萬甚至更高。

      隨著疫情全球蔓延,“火眼”實驗室已成為抗疫行動的“中國名片”,華大智造的設備伴隨“火眼”實驗室從中國走向全球,支援了瑞典、阿聯酋、加拿大、塞爾維亞、澳大利亞等國家。

       

      被“卡脖子”的經歷

      華大智造的誕生,與華大基因早年受制于人有關。

      2019年5月底,《中國企業家》曾對汪建進行了一次深度訪談。他表示,在2012年時,在非人類(尤其是農作物)的基因科學研究領域,中國的數據量已經占到全球70%。這70%里的70%則來自于華大集團。

      這得益于,2010年華大基因從Illumina購買了128臺第二代基因測序儀。這個在當時堪稱基因測序儀買賣中的全球最大訂單,使華大基因成為全球基因測序能力最大的科研機構。

      對于Illumina來說,要生產華大基因128臺的訂單,需要投入其一整年的全部產能。它感受到了威脅,之后開始停止向華大基因出售新的測序儀,抬高試劑售價以及中斷設備維修服務。

      汪建想過與Illumina合資,與對方溝通多年,依然遭到了拒絕。汪建體會到,“要變成一個全球化、國際化的企業,靠買武器,只有死路一條”。

      為從根本上擺脫Illumina的掣肘,華大基因出價1.176億美元向Complete Genomics(簡稱CG)公司發出收購要約,這是一家曾與Illumina公司實力最接近的競爭對手。不過,其制造的測序儀器并不出售,而是用以提供測序服務。但金融危機以及其單一的收入來源讓該公司逐漸陷入泥潭,進而被迫將公司掛牌出售。

      為了收購CG,曾對資本持藐視態度的汪建,不得不向資本敞開大門。2012年年底,華大科技(華大基因由華大科技與華大醫學合并而來)以42%的股權換取了包括紅杉、軟銀等多家投資公司的共計約14億元現金。

      劉健在2014年年初加入華大智造,如今是華大智造的執行副總裁。他曾在2019年5月向《中國企業家》透露,收購CG后,華大集團開始組建團隊做CG核心技術的轉移,并研發具備自主知識產權的基因測序相關產品。

      劉健

      2015年10月,在第十屆國際基因組學大會上,華大集團發布了桌面化測序系統BGISEQ-500。該儀器是華大集團繼當年6月推出“超級測序儀”——Revolocity™之后的第二款測序系統,實現了國產化測序儀自主研發從0到1的突破,打破了國際市場的壟斷。

      2016年,華大智造正式成立,曾在華大集團內部多個領域擔任核心高管的牟峰,出任華大智造首席執行官。

      此后,華大智造幾乎在每年的國際基因組學大會上,都會發布新的基因測序相關產品。比如在2018年第十三屆國際基因組學大會上,華大智造推出了T7。同時,它還發布了樣本制備系統MGISEQ-960和生物信息學分析加速器MegaBOLT的新功能。

      以T7為例,華大智造將其稱為“超級生命計算機”。據牟峰當時介紹,它一天最多可完成60例個人全基因組測序,日產出數據高達6TB(1TB等于1024G),是全球日生產能力最強的基因測序儀。按此計算,以前十萬人級別的基因組測序,可能需要4到6年的時間才能完成,而6臺華大智造T7在一年時間即可完成。

      劉健則表示,對于一個超高通量的測序儀來說,有通量高、成本低、速度快這三個指標。而T7的通量是Illumina目前已知最高單機型的近兩倍,成本也比后者便宜近半,速度比后者快一倍。

       

      “兄弟公司”之間的關聯交易

      同屬于華大集團旗下的子公司,華大智造與華大基因有著太多的共同點,比如共同的幕后老板和企業文化。

      需要指出的是,華大基因在2018年因細胞存儲業務的解約爭議,曾遭到合作方多起訴訟和舉報。至暗時刻,華大基因的股價跌破百元大關。

      華大集團輪值首席執行官徐訊曾向媒體坦陳,“舉報門”背后是華大集團及國家基因庫運營方華大研究院早期商業化運作沒有經驗、運營管理不成熟造成的,尤其早期參與國家基因庫運營的隊伍,其組成成員多為科研和技術背景,缺乏管理經驗。

      華大集團嘗試改善其管理問題。

      2018年8月,萬科創始人王石宣布成為華大集團的聯席董事長。彼時華大集團的官方公告稱,“王石將發揮其在經營管理、制度建設、商業運作等方面的豐富經驗和卓越能力,協助汪建董事長管理華大集團。”

      2019年5月,《中國企業家》得到了華大集團剝離華大農業、華大海洋,以及華大健康旗下顏質項目等資產的消息。華大集團透露稱,在王石的推動下,華大集團從2019年年初開始,制定了“戰略聚焦”的經營策略,即聚焦在對華大基因和華大智造的支持上。

      華大集團的管理變化也體現在華大智造上。接近華大集團的知情人士表示,以往華大集團在開戰略研討會時,對華大智造更關注的是其技術的領先性,但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包括汪建在內的集團領導,也會關注其日常運營指標,比如庫存周轉、人均產出、單位面積產出等。

      而在業務層面,華大智造是華大基因的上游企業。按照基因測序行業產業鏈的劃分,上游設備端包括測序設備的研發制造和耗材及試劑生產;中游的服務端主要為基因測序和數據分析服務;下游應用端主要面對科研機構、醫院、制藥企業及個人消費等。

      結合年報和招股書來看,2017年,華大智造是華大基因的第一大供應商。華大基因向華大智造采購測序儀組件和試劑共計約3億元,這一采購額占華大基因該年度采購額的34.18%。而2014年~2016年,華大基因的第一大供應商均為Illumina,三年累計對Illumina的采購額約5億元。

      2018年和2019年,華大基因對華大智造的采購額均在6億元左右。華大基因在2018年和2019年的年報中未公開排名前5的供應商名稱,但華大基因對其第一大供應商的采購額也均在6億元左右,分別占其年度采購總額的比例為45.83%和50.31%。以此判斷,華大智造或依然是華大基因的第一大供應商,且華大基因對華大智造的采購額和年度采購占比在進一步加大。

      上述接近華大集團的知情人士表示,自2016年華大智造成立后,華大基因開始逐年加大力度替換來自Illumina的測序儀組件和試劑,轉而向華大智造采購相關產品,因此導致關聯交易越來越多。

      “在測序儀上,目前能達到(華大基因)使用要求的公司就兩家:Illumina和華大智造。難道要逼華大基因去買Illumina的設備嗎?它(Illumina)想不賣給你,就不賣給你,想給你漲價,就給你漲價。究竟是規避關聯交易重要,還是掌握自主權這個東西更重要?”對于關聯交易的質疑,上述知情人士這樣表示。

      針對關聯交易問題,華大智造曾對《中國企業家》回應道,在基因測序設備行業中,由于其市場情況較為特殊,全世界僅有兩個國家、三個公司具備量產臨床級別測序儀的能力,華大智造是國內唯一的一家。用戶在選擇極其有限的前提下,不可避免的會產生關聯交易??傮w來說,2018年華大智造開始對外推廣和銷售以來,第三方客戶的占比正越來越高。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高歡歡

      波多野结衣中文AV无码专区
    3.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acronym id="t1456"></acronym>
    4. <table id="t1456"><option id="t1456"></option></table>

      1. <object id="t1456"></object>
        <output id="t1456"></output>
      2. <pre id="t1456"></pre>